炉子

雷文写手

搞了个光昼文推介号,会翻译一点喜欢的片段

link ↓

https://weibo.com/6741568910

拉诺西亚

【flowers】秋天的恶魔(让叶奈莉)

“真糟糕啊,今天的奈莉也无比美丽。”

听到故作爽朗的嗓音,回头,看到让叶正怜爱地捧起我淡金的长发。
“无论何时,这份美丽都会让我陡然生出万端忧虑。”
做作且克制地俯身,她对发梢印下一个吻。
而我发现自己已经掩藏不住嘴角的笑意了。
哎呀呀,没办法呢。
毕竟,呼唤着我的是让叶嘛。
那个永远愿意回握我的手,把心安放在我这里的笨蛋。

我最爱的宠物。

“怎么,让叶是感到寂寞了吗?”
伸出手,等待着片刻后来自她的温柔拥抱。
“才没有。”
“真的?”
“当然,我只是在发自内心赞叹奈莉的美丽。”
“不乖的小孩子可是没有奖励哦?”
“唔!奈莉……”

先是摆出戏谑的微笑,继而又偷偷嘟起嘴的样子,让我觉得非常可爱。
简直就...

我不应该再打开老福特了(痛苦哀嚎

我对lovelive sunshine!!还知之甚少

Brandung Wassermanns Fiebertraum

说点什么

【Flowers】一段废稿(让叶×苏芳)

忘记当时为什么写了,感觉还不错,姑且放出来好了w

————————————————


“我爱你。”

用自觉可恶的轻薄语气开场,被我骚扰的那个人却毫无困扰,相反,她露出一贯宽怀的态度关心起我。

“八代前辈……这是在做台词练习吗?可是我记得最近,并没有需要表演的场合啊。”

“真是的,苏芳君……”

我只好收敛起一贯轻浮的调笑,用真诚且谦恭的语气小声抱怨。


诚然,我曾用“让人陡然生出思乡之情”这种话语形容她的容貌。随着我们相识日久,她的容颜中除了有令人心醉神迷的柔弱姿态,又多了几分不容他人质疑的断然。

见证两种背道而驰的性情在这个人身上慢慢生长开来的我,无论是出于我们之间微妙...

【奈莉让叶】栗子蛋糕以及其他

《栗子蛋糕》


乍暖还寒之时,我们出现在了儿时成长起来的小城。

眼下可不是什么衣锦还乡的光彩事。
我,和小御门奈莉奈,在一个下着雪的冬夜,从圣彗星兰学院逃离,在稍稍站稳脚跟后决定造访一趟这里。
说造访是因为,无论是我,还是奈莉,我们都清楚地明白。
我们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

并不是抱有和解的期望,只是,在叛逃半年后,应该给家里人报声平安。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如果可以的话,也想……
缓解一下思乡之情。
毕竟,我们是15岁就背井离乡的少女。

奈莉的出现给小御门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骚动。
站在她身边的我被奈莉愤怒的外祖父轰了出来,路过的巡警甚至走上前来查看这突如其来的吵闹。
我手足无措地站...

兴高采烈地,以及


Part A 兴高采烈地

我的童年记忆由反复的转学组成。跟随着工作调动频繁的父亲,我转进新学校,很快又转进另一个新学校。
频繁的相遇与离别让我无法拥有朋友。渐渐的,我开始抗拒与他人之间的际遇。
我变成了一个内向且胆怯的小孩。

但是,就在春天我刚刚转入这所学校的时候,有个人在铁皮人身上撕开一个裂口,飞扬跋扈地走进我的心。
当她离开围绕着她的人群,走到我面前,秀丽灵动的眼睛看进我的眼睛,向我说出第一句话时。
那一刻。
“那一刻仿若开天辟地,似乎邂逅、故事,还有一切的一切,都在瞬间铺展开去。”
是的,那就是与小御门奈莉奈的相遇。

后来,在定向越野中摔倒的我哭哭啼啼地被奈莉酱牵引着,一瘸一拐地走出学校旁的那...

【emay】要吃巧克力吗

我拉开车门,让utti坐进出租车里。然后绕到车的另一侧,坐了进去。

出租车缓慢的启动了。

“现在排练后肌肉已经不会酸痛了,嘿嘿。”

听到我的话后,utti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又捏了捏我的。

“果然,emtn更结实了。”

“喂……不要这么说嘛……”

我报复的去捏utti的手臂,顺势压住她的肩膀。

想要逃跑的utti试图向后躲,可爱的鼻子都皱起来了。

但是啊,这里可是出租车后座的狭小空间喔。

我把她的手按在座位上,还戳了戳她的腰。

“很痒喔,不要闹啦——”

拼命扭动身体努力躲开的utti把座位弄出了响声。

啊,是不是太失礼了……

我松开手,担心的看着utti。刚才的玩闹让她...

【emay】跑起来了

想要见你。
好想见你。
一秒钟都无法等待下去。
跳过道具堆,绕开音响设备,拨开通道里熙攘的人群,我拼命奔跑起来。

“aya酱啊,刚才往那边去了的样子。”
川崎桑好心的给我指了方向,而且温柔的没有询问我为什么要如此急切。

演出刚结束,我这是要做什么?
如果被问到的话,完全没办法回答。 

唔,我想马上找到utti,然后……有重要的事和她说……
至于内容。
不,不能说。 

这是无法和其他人共享的秘密。 

你看,今天是4月1日,是学生毕业的日子。刚才在舞台上见到漫天的花瓣和羽毛时,在牵着utti的手谢幕时,我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冲动。
想要从这份长达六年的思慕中毕业。
并不是要得到结...

【emay】片段×2

几年前写的文段,今天重新翻出来打上标签
如今回看当时的妄想,虽然略有物是人非之感,可她们互相支撑的根基依然是坚实未变的,我是如此地确认着

♡♡♡

“这样啊,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内田看着智能手机屏幕映出的自己的倒影,轻声叹息。
刚才自己的回答一定听起来相当冷漠,但是,不然呢。
如果要详细询问的话,就会仿佛番组中的及时问答。既冷漠,又无意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病情的严重程度是怎样。
她现在的状况如何。
会影响到即将到来的工作吗。
诸如此类。
眼下真的有明确的答案吗。换句话说,所谓的答案对自己真的重要吗。
内田难以形容此刻的感受,只觉得心脏突然被揪住。

这些年来,被用电话通知过各种各样的事情。有好事,当然...

1.5

月光

新田搬到这个一室户后,特意把床安置在飘窗旁边。躺在床上就能看到星空与晨曦,她这样解释过。

而现在,她蜷缩在飘窗上,用毛毯包裹住身体,抬头向着夜空张望。

“啊,aya快看,月亮很美。”

新田向内田招手,试图引起那个在床上惬意伸展四肢的人的注意。“从这里能看到不错的景色哦。”新田看到内田起身,又把头扭向外面。

接近飘窗时能感受到丝丝晚风从缝隙中溜进来,为了抵御寒意,内田笑眯眯的钻进新田敞开的怀里,和她共享同一块毛毯。

呼吸扑打在脸上,带着温热的湿度。“噗。”内田在月光下看着正沉浸在夜色中的恋人,突然笑出了声。

“怎么了,aya?”果然被笑声吸引,疑惑又调皮的目光放开沉静的夜景,...

【emay】寒潮

本年最后一天,寒潮到达本市,夜间会显著降温……

新田皱皱眉头,醒了过来。在身边摸索了一阵,抓到手机。“嗯……”屏幕的亮度让眼睛感到不适,她眯缝着看了几秒,又丢回去。五点。

手机收到的天气提醒说要注意保暖措施。

“真冷啊。”

是寒潮吧,醒来时感到身体微微的紧绷。

新田把右手蒙在眼睛上,缓解提早醒来的不适。距离预定起床的时间还有一小时。然而再次睡着的可能性相当低,事实上,之前的入睡就很困难了 。

“嗯。“旁边有人梦呓般轻哼了一声。

新田把头扭向左边,惺忪的眼睛里看到了睡在自己身旁的内田。

在两个人交往之后,如果第二天的工作地点在秋叶原附近的话,内田偶尔会来自己家留宿。如果...

给闹钟的

Ep1.

我是博丽灵梦,高中一年级,是个普通的女子高中生。

嗯……要说普通的话,其实也算不上普通。开学第一天就被叫去担任风纪委员之类的事,不提也罢。可是今天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些。

首先介绍一下坐在我身边的这个……正在闷头大睡的家伙,她叫雾雨魔理沙,要说的话算是我的青梅竹马。毕竟在这个不小的海滨城市里,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分在一个班的情况实在不能说常见,我不清楚这算是缘分还是某种悲惨的命运,但是这家伙总是带着微妙的难以应付的气场,关于这一点,我的判断多年来从未改变。

开学的第一天看到魔理沙一边拖着肆无忌惮的尾音喊“灵——梦——”一边“低空飞行”过来的时候,我像是得了天启般意识到了,我宝贵的高中生涯,八成又...

至少先写一份年终总结!

终于开始写这个了啊。明明新年已经快要过去一个月了,十二分之一诶

时间过得真快呀。我也悠闲地过了一个月了,所谓的假期充电计划,经历了这么多个冬夏,也该明白过来了吧,=。总之,从现在开始每天稍微比前一天努力一点吧


穿着格子衬衫的女性走来走去,四处查看着农场花草的长势,为它们浇浇水,再加一点肥料,那些植物便疯狂的生长。再之后,疯长的植物便结出种子,被埋入土壤深处,等待再一次被灌溉和施肥。日复一日,她都这样在野外劳作,偶尔会直起腰,眯起眼睛看向东边的天空。

她是这一片巨大花田的主人。“名字是风间幽香。”粗暴的把这个回答丢给文弱的稗田家传人后,却像临时转动了念头,“你跟他们说,我很不友好,人类不要总是跑过来。”

“可不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要这么说?”柔弱的少女满是惧怕却坚持要问。

她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矮小的女孩子,长久没有被阳光照射的皮肤显出病态的苍白,此刻正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下颤抖不止。

她挥手撵走了...

军部指令:No.23

军部指令:No.23


你叫加贺。是加贺级正规航空母舰1号舰。编号007。耐久71→79,火力0→6,装甲29→50,雷装0→0,回避27→39,对空28→42,搭载93→98,对潜0→0,索敌40→61,射程短,运10→12。

搭载装备,零式舰战21型→零式舰战52型,九九式舰爆→彗星,九七式舰攻→九七式舰攻


“我,加贺作为八八舰队的三号舰所建造。由于各种各样的命运的恶作剧,最后作为大型航空母舰完成了。和赤城一起担当光荣的第一航空战队的主力。”


真是个好孩子。


chapter0

来自军部的第23号指令。...

娜塔莉亚和乌/克/兰姐姐

娜塔莉亚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个闹市中普通的小酒馆,零星的客人散坐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略嘈杂的谈话声并不让人厌烦,音响里传出慵懒的沙发音乐,酒保安静的擦拭着手中的玻璃杯,然后把它们放到架子上。

环境很友好,是一座悠闲的城市该有的样子。

娜塔莉亚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地坐在吧台前,招呼酒保过来。

虽然这里相当舒服,不过现在并不是享受的时候。

她用指尖神经质的轻轻敲打吧台的桌面,目光跟着瘦高的酒保来回游走。


“我的工作还有很多,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不过这的确是您工作的一部分,请认真对待。”

一个看起来面色严谨的高个子男人站立在娜塔莉亚的办公桌前,居高临下的...

简单粗暴的同人本排版教程-Q&A版

太阳照在绿墙山:

我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呢?看完之后作者们都学会自己排了,不用花钱找我这种半吊子的排版工了,然后排版工们就得努力提高自己变得更高洋更酷炫……【望天。

也有人表示看完了觉得好烦,还是找苦力吧……那就请看在排版很烦的份上,支持有偿排版

前面内容很基础,懒得看基础的建议拉到最后看排版规范,关于这个我还没完全搞清楚,求交流!

之前还写过一篇侧重点不同的教程可看:《关于同人本排版的唠叨》


Q:能不能用PS排版?

A:特别富有冒险精神的人,我宁可推荐用word也不会推荐PS的。漫本也最好用indd,据说psd格式还是不如pdf的适合印刷。至于word...

OPEN SECRET(1)

你好。或许这很冒昧,不过我希望能够了解到关于打捞大井号的更多细节,这绝不是打探机密或者类似的阴谋,我只是出于对于已逝时光的怀念,想要得到一些与朋友有关的消息而已。我恳请您在合乎规范的范围内尽可能多的告诉我打捞的事。希望我的请求不会对您的工作造成困扰。


我接到了这样一封信,就在前两天。

太阳落山后天色暗的很快,从海面上吹来的风带着不容忽视的冷气。

被这种风长时间吹着额头一定会感冒的。

组长说着这样的话,把一顶印着“大井号打捞”字样的棒球帽塞给我。

海边的风确实有着不小的杀伤力,可是即便如此我也并不情愿戴上那顶批量生产的黄色破帽子。同事们都站在码头上的时候,大家的帽子互相呼应着,一大...

虾条的故事

高中的毕业典礼上,虾条看见竹轮在校长讲话的时候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在一大片红白相间的制服海洋中,这道满含敌意的目光格外刺眼,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忽视。就在虾条权衡着在全校的典礼上打架这件事有多严重的瞬间,竹轮被班主任狠狠地敲了脑袋。没办法,竹轮那家伙个子太高了,连台上的校领导都注意到这边小小的骚动,眉头悄无声地拧了起来。

“都快滚蛋了还给我惹事。”班主任相当不爽的盘算着本来就不多的奖金这次又要被扣掉多少。想想觉得不解气,临走又给了竹轮一下,当做给这个学生的毕业礼物。

竹轮被班主任的第一击打懵了,刚回过神来就看到一个巨大的巴掌冲着自己拍下来。“啪。”眼镜腿歪了。

“傻逼。”虾条从头到尾都...

人偶

「很好!接下来就可以试验性能了。」

人偶的光亮在浓稠的夜色中逐渐变淡,直至消失。在确认心血之作运转良好后,人偶师才有余力把散落满桌的零部件整理利落,并不时观察接收到的回传画面。

这次是小型侦察人偶,可以在幻想乡全境自由活动,向操纵者传回实时影像,而且还被意义不明的安装了信息传输功能——简直就是地灵殿时期的2.0版。 

操纵人偶在茂密阴暗的森林里穿行,爱丽丝感受到的幻想乡似乎与往日在某些地方并不相同。现在的幻想乡更加隐秘,不安,在每个角落都蕴藏着随时等待发生的事件,但是现在分明是子时,所有生灵都应该在沉睡着。 

由于平日里作息规律,爱丽丝甚少有午夜出门的经历。于是,像...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