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子

雷文写手

兴高采烈地,以及


Part A 兴高采烈地

我的童年记忆由反复的转学组成。跟随着工作调动频繁的父亲,我转进新学校,很快又转进另一个新学校。
频繁的相遇与离别让我无法拥有朋友。渐渐的,我开始抗拒与他人之间的际遇。
我变成了一个内向且胆怯的小孩。

但是,就在春天我刚刚转入这所学校的时候,有个人在铁皮人身上撕开一个裂口,飞扬跋扈地走进我的心。
当她离开围绕着她的人群,走到我面前,秀丽灵动的眼睛看进我的眼睛,向我说出第一句话时。
那一刻。
“那一刻仿若开天辟地,似乎邂逅、故事,还有一切的一切,都在瞬间铺展开去。”
是的,那就是与小御门奈莉奈的相遇。

后来,在定向越野中摔倒的我哭哭啼啼地被奈莉酱牵引着,一瘸一拐地走出学校旁的那座小山。虽然擦破的伤口刺痛,可从奈莉酱的掌心传递过来的温暖让我晕晕乎乎,甚至一时忘记自己在活动中受伤的狼狈。
那之后,我们逐渐变得亲近起来。
我的腿伤刚刚痊愈,奈莉酱就兴奋地在一个晴朗的休息日拉我跑出去玩。
“奈莉酱,这是要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啦!”
追赶奈莉酱的脚步让我筋疲力尽,可她牢牢抓着我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现在离家太远啦,会被爸爸训的……”
“别怕嘛,你看,我们到了哟。”
奈莉酱终于停下来,我们正站在一片稀疏的树林前,一条小路向树林深处蜿蜒。
“学校组织的定向越野是从山那边进的树林,这里是另一个入口。”
为什么要突然来这里?
陡然想起了我在定向越野中受伤的事,身体不住地颤抖。
“我总来这边玩,对路熟的很。来吧,让叶酱!”
奈莉酱像是体察到我的不安似的,用右手重新牵起我的手,左手轻轻拍我的头。
“不要怕,跟我来。”
我就这样的,被引导着走进树林。

午后的阳光投在这条林荫小道上,光影斑驳。树梢在风中轻轻摇曳,间或有小鸟扑棱着翅膀在枝桠间弹跳地飞起。
我和奈莉酱手牵着手,向着小路的尽头走去。
或许是要去尽头吧。我不认识路,只是任凭奈莉酱带领。
是奈莉酱的话,一定会把我带到很厉害的地方去的。
无来由的,我如此坚信着。
这时,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片草地。
它突兀的生长在林间,周围的树木谦让般的在草地四周围成一圈。草地上开满了淡紫色的花,海浪似的,被风吹拂着掀起波涛。
天哪。
这里好美。
幼小的我被这宏阔的美景震慑住,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外祖父家的房子在这附近,我从小就在这森林里玩。这儿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喔,怎么样,漂亮吧!”
奈莉酱邀功似的抓着我的手来回摆动。
“前几天定向越野,看到有孔雀草零星的开花了。我猜这里的一大片应该也要开花了,就想着带让叶酱过来玩。可是你那时候受伤不能走动,可把我急坏了。幸好幸好咱们还是赶上了。”
奈莉酱叽叽喳喳地说了一通,便快活地跳进眼前这片花海之中,蹦跳着撒欢儿。
我走到草地上,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那些盛放的孔雀草。
好美。
纤细的繁密花瓣包裹着鹅黄色的花蕊,手指碰触,比丝绸更加柔嫩的质地仿佛并不属于这个星球。
我拼命地压抑住颤抖,偷偷的用嘴唇碰了碰那朵孔雀草。
那时候,年幼的我还未曾知晓,这就是亲吻。

“让叶酱快来看!”
从不远处传开奈莉酱的声音,我站起身,看到她正在向我挥手。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我来啦。”
拨开重重花朵,我走向她。
“伸手!”
“诶?”
“伸手嘛,让叶酱!”
我乖乖的伸出双手。
奈莉酱抬起我的左手,小心地把什么东西沿着我的无名指套下去。
她把手移开后,我看到了。
是一个用花朵编织的小小的戒指。
柔软的花茎被揉搓成环,一朵幼小的孔雀草花被固定在顶端,颤巍巍的。
“嘿,是不是很好看!诶……等等……怎么哭了,让叶酱?”
咦,为什么。
此刻的我满脸泪水。
“奈……我……呜……”
我哽咽着,慌乱说出口的全是破碎的单词。
“不要哭啊,再哭就叫你笨蛋了喔”
“嗯,可是,呜……”
“啊啊真是的,让叶酱是笨蛋!”
“呜呜呜呜……”
“笨蛋!大笨蛋!”
奈莉酱也慌了。她赶忙把我抱在怀里,模仿她的母亲安慰突然哭泣的孩子,轻拍着我的背。
然后,她轻柔地用嘴唇碰了碰我的额头。
“咸的!”
奈莉酱立刻把我松开,秀丽的眉毛拧在一起。
我被她突然的举动吓得忘了哭。
“让叶酱是笨蛋!”

————————

Part B 以及一见钟情的

突然就哭起来,那时候的我还真是个小孩子。
八代让叶摇了摇头,像是要把回忆都甩开似的。
此刻,她正穿着新买的皮质短夹克,深棕色短靴踩在山间树林松软的泥土上。
“让叶!到底要去哪里啊。”
小御门奈莉奈被让叶牵引着,迷惑不解地跟着她走进这片海边山坡上的树林。
虽然已经习惯恋人总会突然做一时难以理解的事了……
可是毫无征兆地要求一起去爬山,是到了什么纪念日吗。
奈莉奈在心里盘算了一番,还是毫无头绪。

春末的林间,树影斑驳。舒爽的风从海的方向吹来,带着咸潮的湿气。林中开了不少花,红的黄的,色彩斑斓赏心悦目。

小时候也好,后来两人一同叛逃到这座海边小镇也好,奈莉总是能很快找到景色优美的地方。
有时候不禁怀疑,奈莉会不会是来自于山川湖海的精灵,并不属于这个喧闹的尘世。
被她带领着,我可是看到了不少绝美的风景啊。
这座山也是。
那个夜晚,奈莉为了向我吐露压抑已久的真实心情,带我来海岸边而被我注意到。
后来稍微探索了一下,发现了一个绝对要带奈莉来的好去处。

“我们到了。”
林间突兀出现的一小片草地,上面偷偷盛放着淡紫色的孔雀草。
“……”
奈莉沉默着,走到花丛的边缘,轻轻抚摸那些花朵。
“还记得吧,小时候你带我看过一片花海。前不久被我发现了这儿,就想着一定要带你来看看。”
“是啊,我还记得那时候让叶哭得可夸张了。”
奈莉笑了起来,她的眼睛闪动着,令我着迷。
“还不都是因为你突然做了个戒指……”
我移开视线,看着那些淡紫色的孔雀草被海风摇曳着。
“闭上眼睛,奈莉奈。”
“诶,为什么。”
“因为想要恶作剧。”
“都说出来了还算恶作剧吗?”
她笑着吐槽我的话语,可还是乖乖闭上眼睛。
“当时被奈莉嘲笑了,我可是一直想着报复呢。”
“诶,这么记仇吗。”
“那当然,我很记仇的。”
我牵起她的手。
声音颤抖。
“记一辈子。”
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小小的,没有钻石的,称不上戒指的指环。
颤抖着,颤抖着。
顺着奈莉左手的无名指戴了下去。
“!”
奈莉的身体抖动了一下,身体变僵硬了。
我立刻把她抱在怀里,高大的身体拥住奈莉小巧的身躯。
奇怪,我怎么哭了。
明明是计划把奈莉弄哭的。
怎么回事,我。
确确实实在哭泣。

“让叶是笨蛋。”
啜泣着的,鼻子塞住发出闷闷的声音的奈莉突然这么说。
“你怎么抢我台词。”
我的鼻子也塞住了,声带振动着,大部分音量却被困在鼻腔里。
脑袋晕乎乎的,感觉身体在融化。
听不到海浪声,也感觉不到有没有风。
啊,奈莉抬起头,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
“怎么,复仇很开心吗?”
“对啊,超开心的。”
真是的,不争气的眼泪还在流。
明明是我赢了耶。
“笨蛋让叶。”
奈莉重新抱住我,额头抵在我的胸膛。
“我也超开心的。”

"奈莉……"
这次我颤抖着,用嘴唇轻轻碰触的,不再是孔雀草柔嫩的花瓣。
而是小御门奈莉奈的。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
孔雀草的花语是,爽朗、活泼,总是兴高采烈。
以及。
一见钟情。

评论
热度(9)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