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子

雷文写手

娜塔莉亚和乌/克/兰姐姐

娜塔莉亚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个闹市中普通的小酒馆,零星的客人散坐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略嘈杂的谈话声并不让人厌烦,音响里传出慵懒的沙发音乐,酒保安静的擦拭着手中的玻璃杯,然后把它们放到架子上。

环境很友好,是一座悠闲的城市该有的样子。

娜塔莉亚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地坐在吧台前,招呼酒保过来。

虽然这里相当舒服,不过现在并不是享受的时候。

她用指尖神经质的轻轻敲打吧台的桌面,目光跟着瘦高的酒保来回游走。


“我的工作还有很多,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不过这的确是您工作的一部分,请认真对待。”

一个看起来面色严谨的高个子男人站立在娜塔莉亚的办公桌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而且事先没有任何人通报。

“那么好吧,至少让我先把手头的工作完成。”

“请您最好抓紧时间,因为据我所知,距离您下班的时间还有——”

陌生人抬起手腕。

“42分钟。”

机械表中的指针不由分说地向前移动着。


42分钟之后,娜塔莉亚被这个陌生人带进了检察院的地下停车场。

又一个42分钟之后,她站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酒馆前面。送她来的人只留下了一句话。

“人民公仆也要休息。”


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娜塔莉亚揉了揉太阳穴,疲惫的阖上眼睛。动荡的局势像是鬼魅的背景般在她的脑中游荡,近在咫尺的地方对抗的双方剑拔弩张,而压垮平衡的稻草正在缓缓下落。拥有权势的大人物在地球的另一端发表着演说,决定的却是这个狭小区域的命运。

酒保把浅茶色的贝里尼悄无声息地放在她的面前,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还在不久前,古板偏执的上司用肥胖的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子,"你永远不会得逞!你休想离开!"他嚎叫着,像是一头不受控制的野兽。“而我已经离开了。”她换上了新的制服,在三色国旗下宣誓效忠。一个身材硕壮的男人和她握手,对她说“欢迎”。欢迎什么?欢迎回家,还是……欢迎光临?

娜塔莉亚睁开眼睛,发现身边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士。

一头浅香槟色的短发,精巧的鼻子和小小的嘴巴组合在一起显得很和蔼可亲。一件乳白色的修身毛衫让她看起来很居家,像是刚从家里出来随便散散步。嗯,她还有一双令人难忘的海蓝色眼睛,此刻正看向娜塔莉亚。

“你看起来很疲倦。”那位女士微微笑着,颇感兴趣的看娜塔莉亚醒过来,略尴尬的坐直身体。

“是的……你知道的,工作很辛苦……”

“没错。最近大家都很辛苦。”女士看起来有点伤心。

“局势如此嘛,想必您会理解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个艰难的时刻。”

“我已经习惯艰难了。而且我也没有特别难过,只是有点不知所措而已。”

“您是指我们现在所处的境况么?我是相信只要前途充满希望,那么之前的选择就是正确的。虽然不知道是否能安慰您,不过我坚信加入联邦是正确的。总会比在那个混乱堕落的国家中备受煎熬要好。”娜塔莉亚把这些当做事业,虔诚的崇敬着。为自己和民众争取更好的未来,有什么错呢。

“哦我差点忘了,你已经是他的属民了。他是给了你承诺么,关于美好的未来?”女士苦涩地笑笑,喝了口自己的饮料平复心情。

“谁?”娜塔莉亚迷惑了。“我并不是谁的属民,我是法治社会的一名公职人员。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就在不久前你还向他宣誓永远的效忠于他呢。还是说你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么?”娜塔莉亚的眉毛纠结在一起。根据之前带她来这里的排场,她猜测有可能是哪位重要的人物要见自己,碍于媒体或者其他什么力量的压力不得已安排在这个隐秘的场所。可是现在,娜塔莉亚有一瞬间觉得面前的这位满口“属民”和“效忠”女士来自中世纪,局面像是突破牢笼的飞鸟,年轻的检察长嗅到了危险,而更多地依然是——不知所措。

陌生的女士无奈的摊摊手,只好被迫来一次自我介绍。

“既然如此,那么……你好,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我是冬妮娅。还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乌/克/兰。”


————————————————————

好久不码字现在重新开始好累……真的

评论
热度(1)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