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子

雷文写手

穿着格子衬衫的女性走来走去,四处查看着农场花草的长势,为它们浇浇水,再加一点肥料,那些植物便疯狂的生长。再之后,疯长的植物便结出种子,被埋入土壤深处,等待再一次被灌溉和施肥。日复一日,她都这样在野外劳作,偶尔会直起腰,眯起眼睛看向东边的天空。

她是这一片巨大花田的主人。“名字是风间幽香。”粗暴的把这个回答丢给文弱的稗田家传人后,却像临时转动了念头,“你跟他们说,我很不友好,人类不要总是跑过来。”

“可不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要这么说?”柔弱的少女满是惧怕却坚持要问。

她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矮小的女孩子,长久没有被阳光照射的皮肤显出病态的苍白,此刻正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下颤抖不止。

她挥手撵走了对方。


“人类太蠢了,我讨厌他们。”


但是她会在劳作的间歇向东边张望,那边有矗立在边境之地的山峰,从山间流淌出来的溪流汇聚在山脚下,在平坦的土地上画出蜿蜒的痕迹。这里的土壤适宜耕作。人类看到类似的景色会有这种联想,于是山脚下出现了小小的村庄。有时候会有人沿着河流走到她的花田,试图讨要一些种子回去。

“水稻,或者别的什么能吃的作物种子,请给我们一点吧。”

“那种东西我没有,你们回去吧。”她瞪着这些人,想把他们统统吓唬回去。

“这个地方太荒凉了,没有食物我们活不下去……”有人绝望的在田埂上蹲坐下来,用手紧紧抱着头。

她懊恼的使用了一点魔法,所有人都在爆裂的火焰声中连滚带爬逃走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还是扯开了结界,揪出了躲在里面的大妖怪。

“我说啊,把那些人类饿死这种事不好吧。不是说要建立一个乐园吗?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八云紫。”

“关心他们做什么,我要的是妖怪的乐园,跟人类可没有关系。”

“总是跑到我这边来很吵啊,我已经非常克制没有把他们打飞出去了。所以说,趁我彻底发火之前赶快解决掉。”

“在招惹了大妖怪风见幽香之后居然还安然的存活了下来,我的乐园里还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呀。”

“你这家伙管不管?别想扯开话题。”

名叫八云紫的女性轻巧的遮住了嘴,哧哧笑着。“第一个对那些人类产生兴趣的居然是你,这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只是觉得他们吵到了我。”幽香看起来不高兴了。

“对人类抱有任何情绪都是不允许的哟。”八云紫在结界里拉出一道缝隙,“这是我制定的规则。”

“这种小事我当然知道。你最好少说几句废话。”

“那么,回见了。风见幽香小姐。”玩弄结界的妖怪消失了。

幽香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嘟囔着回了太阳花田。

“人类那种东西,谁会想搭理啊。”



这样一个人类友好度极低的大妖怪,有一天打开房门,却看见一个人类站在自己房子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是魔理沙。

雾雨 魔理沙。幽香在脑内搜索着关于这个访客的信息。是个人类,似乎在解决异变的时候很活跃,喜欢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并且称之为“借”,和妖精们关系似乎不错……

幽香不太明白这个连居住的地点都离自己这里很远的家伙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日跑过来,看上去还不敢敲门。

“啊!风见幽香小姐……你好……”

对方看起来拘谨的不得了。

“嗯。”幽香打量着她,巨大的黑色魔法帽,像是女仆装般的衣服,手里还捏了一把有点夸张的扫帚。

复古风的女巫……幽香莫名的有点想笑。不过话说回来,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孩子。

“有什么事吗?”对方像是被这句话击中了一样,竟夸张的打了个哆嗦。

“要说有什么事……也、也不算什么大事……”嗫喏着回答了。

“这真的算是回答吗?”幽香在肚子里叹了口气,“进来吧。”

“……。”

不给反应是怎么回事?

“说真的,没有重要的事也进来坐吧。反正现在是隆冬,花的妖怪也做不了什么。有人一起打发时间总归是……”诶?这家伙怎么看起来这么开心?

“嗯!”魔理沙小孩子般用力点头,笑得满脸阳光。

“幽香小姐真好!”

等下……这算什么回应?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哪怕在人类的行列里,也只能算是小孩子吧!小孩子据说是很难缠的……

幽香为自己不知不觉找了麻烦事懊恼了大概一秒钟。


“所以说为什么要到我这里来?”

幽香端来了茶,放在了魔理沙面前,后者因为之前似乎在室外呆太久了,正在瑟瑟发抖着搓着手。

喂,真的那么冷吗?

幽香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像幽香这种类型的妖怪感受不到温度的高低,她只能从周围草木的繁荣与凋零了解到四季的更替。不过看起来,寒冷会让人类很痛苦。

思考了一下,幽香伸出手,在距离魔理沙因为冻得通红的手三四厘米的地方包围起来。魔理沙惊诧的抬起头。

“不要动。”

魔理沙的眼睛里甚至闪过一丝惶恐。

一道橙红色的柔和光芒笼罩住魔理沙的双手,不适感慢慢消退,皮肤也不再那么灼热。

幽香收回双手,准备倒茶。

魔理沙活动一下指关节,刚才的僵硬感完全消失了。

“这是……”

“所以说,有什么好害怕的啊。”幽香无视了对方的诧异。“只是个小魔法而已,我的身份还不至于想要对人类不利。”

“原来也有这样温柔的魔法啊……”魔理沙还在新奇的捏着手指,像是在把玩没见过的玩具。

“有的时候植物需要调节温度来获得成长,我也不知道这种魔法用在人身上会怎么样,刚才就是随便试了试。”

“坦率地承认拿我当试验品?这是对访客应有的态度吗?”

“不如某位不顾后果跑来拜访的魔法使小姐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糟糕的时机跑来打扰以性情恶劣著称的风见幽香大人,如何?”

“唔……”

诶?好像轻易就被压制了。还真是柔弱的人类。

幽香不打算继续戏弄下去,于是把泡好的茶递给魔理沙。

当然了,访客小姐好像忘记了刚才的失利,正东张西望打量着房间。


冬日里难得的暖阳也被铁灰色的云层掩盖起来,有雪花被凛冽寒风裹挟着扑打在窗户上。门窗发出轻微的震颤声,壁炉里的柴火噼噼啪啪。

“所以说,在这种天气里,魔理沙为什么想要跑到这里来啊。”

壁炉里松木的香气氤氲着。听到这句话的魔理沙慢慢露出有点困扰的表情。

“如果一定要说出某个原因的话,那大概就是想要来幽香小姐的房子里坐坐,这一个理由吧。”

“……”

幽香分明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正困惑不已的眨动。

看来,自己和面前这个难以捉摸的人类小姑娘之间的鸿沟一时半儿还是无法逾越的。

“魔理沙的魔法体系里用不到因果律吧?”

“诶?为什么问这个?”

魔理沙似乎听到了陌生的术语,疑惑的回望着幽香。

“只是觉得,你的思维始终在随性的跳跃,面对关于因果的问题没有能够确切的理解。不,说不定这是人类的通病……”

“等下啊,突然说起因果什么的,又突然说起什么人类,幽香小姐很过分啊。虽然不太明白现在的情况,不过魔理沙还是下意识想要为人类的名誉辩护。”

“唔,抱歉……会在意这些地方大概也是我的缺点。没办法,因果论是自然的法则啊。作为自然的化身的我,没办法和思维跳跃的生物好好相处说不定也是必然的。”

看着正在努力理解刚才那一番话,却依然一脸茫然的魔理沙,幽香叹了口气。

“我为什么要提起这个……简单来说呢,因果论就是,种下一颗种子,然后收获一片田野的花朵。作为因的种子,早已被设定好,拥有一个漫天的鲜花的果。当然了,如果你用魔法,把一片池塘变成一座花田,虽然它们也有前后顺序的关联,但是从我的角度是不会认可的。池塘和花田,是不属于同一个因果关系的。”

“诶……”魔理沙好像从中间就开始溜号了,正津津有味的把玩着精致小巧的茶匙。“这种东西真的有必要在意吗?不管发生了什么,坦然接受就好啦。迟迟不来的春天也好,意外躁动起来的村庄也好,突然开始自己行动的道具也好,我对于这些不合常情的事背后应该存在的那个原因,并不是特别的渴求。只是想走到最近的位置去看看,那个被称作真相的东西,无法理解也没有关系。我啊,对于没见过的东西,最大的愿望就是走到近处去看看。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哟。 ”

“这想法还真是相当的轻松啊。”幽香的表情从意外慢慢过渡成微笑,啜饮着杯中的茶。

“所以说,魔理沙只是单纯的想要来拜访咯?”

魔理沙漫不经心的看向窗外。“开始下雪了啊。”

“留下吃饭吧。”

“好~”


评论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