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子

雷文写手

给闹钟的

Ep1.

我是博丽灵梦,高中一年级,是个普通的女子高中生。

嗯……要说普通的话,其实也算不上普通。开学第一天就被叫去担任风纪委员之类的事,不提也罢。可是今天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些。

首先介绍一下坐在我身边的这个……正在闷头大睡的家伙,她叫雾雨魔理沙,要说的话算是我的青梅竹马。毕竟在这个不小的海滨城市里,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分在一个班的情况实在不能说常见,我不清楚这算是缘分还是某种悲惨的命运,但是这家伙总是带着微妙的难以应付的气场,关于这一点,我的判断多年来从未改变。

开学的第一天看到魔理沙一边拖着肆无忌惮的尾音喊“灵——梦——”一边“低空飞行”过来的时候,我像是得了天启般意识到了,我宝贵的高中生涯,八成又要目击到什么不寻常的事了。

是的,我这位可爱的青梅竹马此刻正趴在书桌上安静的休息着,而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也安静的把粉笔一根根抽出来,在手里排列了一下。然后——

我用肉眼就可以观测到一个白色柱状体划出符合定律的抛物线,爽快的朝着魔理沙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招呼过去。

“啊啊啊!”

魔理沙蹦了起来,像是一条突然失去压力的弹簧,茫然的跳来跳去。当然了,大概是为了让她不再迷惑,第二根粉笔随即到位,精准的戳到魔理沙额头中心,可怜的青梅竹马用全身的力气向后倒去。

她自己绝对没问题……吧。我这样念叨着,伸出手保护住自己的书桌,顺带感受魔理沙倒在地上带来的强烈震动,还有坐在后面的早苗同学无辜的惨叫声。

“我说过的吧,在我的课上擅自睡觉的人会受到特别关照的。不满的话,就来挑战啊。”老师悠闲地抽出第三根粉笔,掰掉笔头,开始在黑板上写字。

忘了介绍,这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名字是风见幽香,总是穿着格子的衬衫和格子的裙子,在第一节课的时候阴沉着脸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些笨蛋,所以最好不要来招惹我”。总之,是一个非常不好对付的人。

我伸手把魔理沙拽起来,她一脸不解的揉着屁股。什么嘛,额头上的粉笔印也没有擦掉,看起来像是印度人……“魔理沙快坐好。”没想到这家伙突然转过头,“我说,你不觉得……”

我只觉得你现在很蠢快坐好!


“你不觉得……这个老师很有意思吗?”

身边这个人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我意识到风都开始变得喧嚣了。有某种无法被认知的东西如同脱缰的野狗,朝着陌生的方向飞奔而去。

保重吧,我的高中生活!


Ep2.


嘴上说着要追寻最强大的力量,可是却迈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或者说,无意识作出的选择才是自己内心真正渴求的答案?


之前发生的事很难解释,魔理沙为什么会像一个M那样对有明显暴力倾向的人产生兴趣。

想要成为强有力的人,想要自如的掌控生活。魔理沙羡慕那些游刃有余的大人,他们看上去是如此的轻松,似乎生存于世本就是一件悠游的事。大人们可以毫不慌张,他们全都带着从容的微笑,独立应付着在小孩子眼里无法战胜的困难。魔理沙是那种偶尔会体验到惊惧的小孩子,她渴望拥有那种对抗束缚的力量,急切的想要成为大人。


风见幽香看起来很不一般。魔理沙并不知道自己希望看到的那种东西应该如何描述,究竟是表达自我的力量,还是挣脱束缚的力量,甚至这些概念之间细微而重要的差别,她也并未理清。只是单纯的响应前方的呼唤,在头脑理解之前内心已被无可名状的感受淹没。尚无法赋予这种心情以名称,如果试图笨拙的形容,那么便是面前被打开一扇门,有刺目的光穿透黑暗,在被突然出现的光包围时产生的那份不可抑止的眩晕。

魔理沙现在体验到的就是这种如同意外看见太阳一般的眩晕。

如果可以获得它就好了,自己也可以那样就好了。这份危险的心情顺着裂缝逐渐浸染魔理沙,她还没有明白自己接触到的究竟是什么,即便如此,身体内部的呼唤早已让她失去考量的能力。并不知道“那样”代表着什么样。纯粹的想要成为“那样”的人,如果自己也塑造成“那样”的形象,是不是就可以成为大人了?

年轻的魔理沙还没有发现在意识深处正在剧烈翻滚的渴望,她只是被风见幽香的模样吸引,失神的望着那个完全的大人,无法移开视线。

那个人,看起来在发光。

“呐,灵梦。不觉得这个老师很有意思吗?”

想要做点什么。目的尚不明确,但是必须做点什么。魔理沙搬开桌子,拾起了之前掉在地上的粉笔。这是属于那个人的。她用手指轻轻摩挲粉笔粗粝的表面。现在,立刻,马上,要做点什么。魔理沙躲藏在书后面,偷偷地瞄准站在前面的幽香。不得不做点什么,来表达正在席卷自己的心情。


“灵梦——拜托件事——”

放学后灵梦被叫住,果然,是麻烦的青梅竹马小朋友。“说吧,我姑且听一听。”如果还在常识范围之内就可以接受。灵梦不动声色的画下安全线。

“先答应嘛,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哟。”

“不行,先说说看。”被一秒回绝了。

“诶——灵梦真是不亲切——”

“撒娇也没用,而且我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况且,魔理沙你究竟准备什么时候回家?”教室里已经没人了。周围空无一人,灵梦叹了口气,抓起书包向门口走去。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想让灵梦帮忙练习Master Spark而已……”话音未落,就看见灵梦露出和善的微笑,“魔理沙同学,明天见~”

什么嘛,这个名字有那么难听吗?魔理沙嘟囔着,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不过说真的,的确……有一点……”魔理沙挠着脑袋,“这不是很羞耻吗,真是的。”

“诶?魔理沙同学放学后一直在练习投掷来着?这回又要开发出什么新的技能树吗?”

“谁让你昨天先回去……”魔理沙面对灵梦的调侃摆出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哈?所以你做的蠢事责任在我咯?这是哪里来的歪理?”灵梦面对青梅竹马的耍无赖很想反击,但是转念一想,随即冷静下来。“这真的是我出口阻止就能避免的事吗?”

“阻止什么?”

魔理沙把头放在桌面上,摆出一副无辜的可爱表情。灵梦也只好叹口气,“当然是阻止你做傻事啊。擅自对着墙壁丢石子,学生会已经收到这样的投诉了。”

“可是不去努力练习的话就无法变强……要不然,灵梦来告诉我战胜幽香老师的方法吧!”

“那种事我怎么会知道!”

“诶……连灵梦也不知道的事不应该存在才对呀。”被灵梦用尽全力按回座位的魔理沙还没玩够,摇头晃脑的过程中无意识的回头,蓦地发现刚走进来的幽香老师。

目光很不幸的直接相遇了。

“坐回去。”幽香的目光在魔理沙身上停留了一秒钟,然后移开。教室里隐约骚动了一下,立刻安静下来。幽香面无表情地翻开教材,“不想在下次测验中死很惨的话,这节课就竖起耳朵听。”

魔理沙丢开笔。不行,已经到极限了。脑子里很混乱,无法集中精神。她把头埋进手臂围起的城墙中,侧耳倾听着粉笔在黑板上游走时发出的沙沙声。闭上眼睛,想象白色的粉末沿着手掌的方向垂直飘落,堆积在墙角,还有一些沾在某人的鞋子上。那人离开这间教室,粉末在鞋面的震动中逐渐掉落……魔理沙完全不愿抬起头继续抄写笔记。数学真是讨厌,要是没有这个学科就好了。可是,那样的话,幽香老师也没有理由出现在自己面前。装睡的魔理沙下意识捏紧拳头,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深深的困扰。

 

一小截粉笔从天而降,把她从思绪的漩涡中拉扯出来。已经不能再继续无妄的思考了,现实迫近到面前。魔理沙后来才意识到头顶有些疼,当时只体会到了做坏事被捉住的惊恐。

 

“看来不用特殊手段无法唤起魔理沙同学对我的注意。”教室里出现了短暂的骚动,幽香依靠着讲桌,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魔理沙。“这么快就对数学失去兴趣了吗?”

 

“不,不是的。”比上次冷静很多,魔理沙揉着脑袋站了起来。她努力挺直背部,试图看清楚幽香的鞋子,上面真的沾了粉末吗?

 

“魔理沙同学是觉得自己的身高不理想吗?”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魔理沙非常尴尬,掩饰般吞了吞口水,耳朵有些热。

 

“那么请魔理沙同学来……”幽香意外发现手里并没有粉笔,慌乱了一下才想起来,刚才被顺手丢出去了。眨了眨眼睛,像是临时改变了主意,她又抽出一根,在黑板的角落写下了一道题。“这个就拜托魔理沙同学啦。”

 

突然,走廊尽头的电子铃铛掀起了巨大的声浪,下课的信号让所有人都愉快起来。压抑45分钟的喧闹再次被释放,世界又变得可爱起来。

 

“下次上课我会首先提问你。”魔理沙从幽香的唇形中解读出了这样的信息。这算什么,特殊待遇吗。魔理沙有一些微茫的无奈。捡起刚才砸到自己的粉笔头,心情复杂的仔细观察。这是幽香老师使用过的……

 

“上完这种课总是特别饿。听说咲夜带了自己做的饼干,魔理沙不去尝尝吗?”早苗路过的时候顺便询问了一下魔理沙,得到拒绝的答复后便跑开了。

 

 

听话的抄写下被额外布置的作业,魔理沙头脑里很平静,并没有预想中怨言。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吧,明天在大家面前出丑可不好。虽然不喜欢数学,可是课业也是有难度的,以后还是再努力一点吧。

 

可是在幽香老师的课上认真学习数学总觉得有些浪费,要是可以不去思考,专心的看着……

 

魔理沙被这个念头吓到了,她呆愣住,眼前挥之不去的幽香的身影让她陷入恐慌。这是怎么回事……

 

意识到自己正在隐秘的期待着某件事的魔理沙,无法抑制的颤抖着,最后蜷缩起来。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评论
热度(1)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