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子

雷文写手

【emay】寒潮

本年最后一天,寒潮到达本市,夜间会显著降温……

新田皱皱眉头,醒了过来。在身边摸索了一阵,抓到手机。“嗯……”屏幕的亮度让眼睛感到不适,她眯缝着看了几秒,又丢回去。五点。

手机收到的天气提醒说要注意保暖措施。

“真冷啊。”

是寒潮吧,醒来时感到身体微微的紧绷。

新田把右手蒙在眼睛上,缓解提早醒来的不适。距离预定起床的时间还有一小时。然而再次睡着的可能性相当低,事实上,之前的入睡就很困难了 。

“嗯。“旁边有人梦呓般轻哼了一声。

新田把头扭向左边,惺忪的眼睛里看到了睡在自己身旁的内田。

在两个人交往之后,如果第二天的工作地点在秋叶原附近的话,内田偶尔会来自己家留宿。如果工作地点相近,有时候会开车载内田一同前往,把车停好后两个人向对方说声加油,然后各自去精神百倍的面对一整天的繁忙事务。

其实今天的工作在涩谷,神南2丁目,日本放送协会。是的,工作内容就是那个NHK红白歌会。

年末就是乱糟糟的,今年尤甚。

每天脑子快要爆炸似的,候场的事情,表演的事情,合唱以及里TALK的事情,统统需要考虑。某种看不见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挤压着自己,难以控制的身体僵硬,无法描述也无法逃脱。而且,很抱歉,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虽然每个人都在对自己说,不要紧张哦,没问题哦新田桑。

这根本不是可以感同身受的事,明明害怕的想要尖叫着逃走。

新田叹了口气。眼睛已经适应了清晨的光线,能看到侧身而眠的内田颈部与肩膀柔和的线条。

原本完全没有要来过夜的预定,由于年末日程太满,两个人只有在作为团队成员共同活动的时候才有机会碰面。昨天和前天是排练,再之前是记者会。

是在记者会结束的时候,其他人都在打电话或者交谈,周围乱哄哄的。两个人并肩坐在稍微隐蔽的位置,新田在发呆,内田则若无其事的把玩起新田的手指。其实从后台走出来的路上,手指就一直被内田牵着。这个动作能让自己安心,新田这么想。

“晚上我去emtn家住。”

“诶?”

因为刚才的记者会大脑空白的新田没来得及反应。“去我家?今天?”

内田专注的低头玩弄着手指,“是啊。”

“啊……好。”

新田看着内田轻轻抚摸自己食指上的美甲,指肚下方的皮肤被碰触到时略微的痒。内田低头时露出了一小块白嫩的脖颈,自己的心跳有些快,呼吸也变得重起来。一定是还没有从记者会的紧张中恢复吧。

周围还是非常的喧闹。

虽然内田从未明说,新田知道她很不放心在现在这种时候让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她也没有明确的问内田,况且,有人陪着确实感觉好了不少。

这几天的工作结束后,她们会回到新田现在的住所。新田会去做两杯润喉的花草茶,和内田聊聊今天遇到的趣事,轮流洗澡后就去睡觉。

“真是奇怪。”新田在黑暗中看着内田闪亮的眼睛。“aya离我这么近,我却什么都不想做。”

“这样也很好呀。”内田轻笑起来。新田知道,这个时候的内田,眼睛总是弯弯的,非常可爱。

笑起来的内田很让人心动。

内田说为了安抚emtn的紧张情绪,确保她能早点入睡,要在被子下面牵着手。

新田找到内田伸出的右手,双手捧着,放到心脏旁边的地方。

“这样会好一点?”内田的声音不像工作时那么爽利,听起来带有些微的粘稠感。

“这样会好一点。”

然后就谁也不再说话,静静地听着呼吸缓慢起伏。

内田总会在早晨发现自己被新田从背后揽在怀里。内田没有转身,只是轻轻触摸抱住自己的那双手。

“aya……醒了?”背后传来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刚刚清醒。

“嗯。”

“早上很冷,aya不要感冒。”被更紧的抱住了。

“emtn。”

“嗯?”

“……谢谢。”

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等待几分钟后的闹钟正式打破清晨。然后各自洗漱穿戴,一起搭车去工作。

现在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很多事都会在今天发生。

新田在与往常同样的时间醒来,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温水,润喉,清嗓,试着哼出几个音。

一切正常。

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活动身体关节,试着不去理会脑内杂乱的思绪和试图加快跳动的心脏。

然后,在感到冬日清晨的寒气席卷周身时,如往常几天那般,重新回到卧室。轻手轻脚的爬上床,钻进内田的被子,从背后紧紧抱住自己的队友、伙伴、以及,女朋友。

把头埋在内田身后形成的黑暗中,这个片刻什么都不想,连哭泣的念头都没有。在给自己鼓起勇气之前,就这么躲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怀里的人被体温稍高的自己紧贴上去后,原本因为感受到寒冷而不自觉缩起的身体慢慢放松,舒适的伸展开。

新田注意到了这个细微的动作,也想起了刚才在手机里看到的天气预报。

天气变冷了,不能让aya着凉。今晚我们要一起站上舞台,说好了的,我要是又紧张,就回头看看她。

本年最后一天,寒潮到达本市,夜间会显著降温,降雨概率30%,初诣请重视防寒保暖措施。欢迎大家收看今年的NHK红白歌会。




评论(1)
热度(11)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