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子

雷文写手

虾条的故事

高中的毕业典礼上,虾条看见竹轮在校长讲话的时候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在一大片红白相间的制服海洋中,这道满含敌意的目光格外刺眼,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忽视。就在虾条权衡着在全校的典礼上打架这件事有多严重的瞬间,竹轮被班主任狠狠地敲了脑袋。没办法,竹轮那家伙个子太高了,连台上的校领导都注意到这边小小的骚动,眉头悄无声地拧了起来。

“都快滚蛋了还给我惹事。”班主任相当不爽的盘算着本来就不多的奖金这次又要被扣掉多少。想想觉得不解气,临走又给了竹轮一下,当做给这个学生的毕业礼物。

竹轮被班主任的第一击打懵了,刚回过神来就看到一个巨大的巴掌冲着自己拍下来。“啪。”眼镜腿歪了。

“傻逼。”虾条从头到尾都在注视着另一边的动静,最后拉了拉头顶的制帽,握紧了拳头。


“哦?有人找你麻烦?看老哥我去揍扁他!”虾饼挥了挥拳头,心满意足的坐回沙发里看电视。

 “那就交给老哥你咯。反正不管你出了什么事都会被军法司捞出来的吧。”虾条把书包放下来,心不在焉的附和着虾饼老哥。

老哥不可能去替自己打架,这一点虾条心知肚明。他是重型坦克的炮手,只不过是在休年假,顺便看看自己这个瘦弱的弟弟会不会有出息。

“虾条你知道吗。”准备回自己房间的虾条突然被老哥叫住。

“我们这种人想要打架的话,是不会用上拳头的。”虾条看见不正经的虾饼老哥正看着他。

“炮兵用坦克说话。”

电视里面传来本年度征兵的新闻。


对这个城市的居民来说,加入军队才是一个有理想的孩子正儿八经的出路,而军方高层认为士兵履历看起来漂亮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顺理成章的,这个城市的治安状况极其优秀,甚至连在路上踢野猫的人都没有。

不过在军队内部就没关系了。所以大家都把从幼儿园大班到高中毕业积攒下来的恩怨留到参军后再算总帐。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因为五岁的时候你往我表妹铅笔盒里放过毛毛虫所以二十岁这年我去打你,这样的理由听起来有点蠢。

因此军官们很惧怕去处理手下的新兵们打群架,到底是哪个家伙抓了五十多条毛毛虫!


虾条今年秋天就要入伍了。


——————————————————————————————————


新兵报到处人头攒动。

“我绝对没问题的,请把我录取吧!”虾条面红耳赤的和面前的军官理论。

“就你?”负责招收新兵的小熊饼干中尉笑得掉渣。

“我的成绩很好,不信你看!”虾条手忙脚乱地翻找档案。

“可是啊……”中尉阻止住虾条,“我认为不能碰水是膨化食品的种族特点,你为什么一定要加入海军呢?”

“我……只是觉得他们的军服很帅……”发现自己毫无辩驳的余地,虾条尴尬的找借口。

“我可不想直接招收一名伤病员,或者你可以直接去随军医院报名当病床占位物。”


虾条还想说什么,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看见一个巨大的奶黄包在招呼他。

“怎么了?”

“看那边。”奶黄包圆圆的手指向另外一条队伍比划着。

顺着奶香味的指引虾条看见一张熟悉而欠揍的脸。对方也恰好看过来,并向他比了个中指。

是竹轮。


“军队如果不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就会散发着愤怒的气息。”

虾条脑海中出现了老哥很久以前对自己说的这句话,在他看到竹轮的三秒钟之后。

“长官,请一定让我加入你们!”虾条猛地转过身,对着小熊饼干中尉狂吼。

中尉完全被掀翻在地。


等小熊饼干被其他人搀扶起来的时候他正在对着地上的一块饼干碎屑自言自语。

“当年我在面条海岸跟随部队强行登陆的时候被敌人一发玉米面炸弹击中了。后来每次受到惊吓的时候这片饼干都会掉下来。要知道我可是整个小队唯一幸存下来的队员,总统还给我颁发了铁饼干渣勋章。授勋那天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红旗招展彩旗飘飘……”

“行了这点破事你说了八十多万遍了。要是再说我就把你泡进水里保证你再也脆不起来!”扶他起来的面包圈中尉恶狠狠地在小熊饼干头上敲了一下,后者身上的碎屑掉的更多了。

面包圈捡起了散落一地的表格,拿过来一张,夸张的拍拍土,有点不好意思的递给虾条。

虾条刚把名字写完,手里的笔就写不出字了。

“什么破玩意!"他心情突然很差,用力甩了甩手里的破笔。

水笔芯里面粘稠的油墨剧烈晃动后突然从笔头处喷涌出来,在看起来还挺白的纸上留下来一大滩难看得痕迹。

“报名的队伍这么快就选好啦?”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小熊饼干凑过来。

“哦不刚才是……”虾条把坏掉的水笔举到面前试图说明情况。

“没看出来吗!原来是个很有抱负的年轻人呀!”小熊饼干一把抢过虾条的报名表,在上面盖上了“批准入伍”的印章。因为用力过猛,纸差一点被搓出一个洞。

“欢迎加入我们的世界!”小熊饼干突然抱住虾条的肩膀,狠狠地拍了拍,似乎是让他好好努力的意思。

虾条只觉得脖子那里痒痒的,说不定是混入了饼干渣。

“等下……请问……”他怯生生的挥了挥手想要引起面前这个看起来不太正常的军官的注意。

“嗯?还有什么不懂的吗?你要相信伟大的小熊饼干可是战无不胜的指挥官!”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是大问题那就不要问了!”

“啊那可不行!”虾条被吓得汗都出来了。他决定不再询问这个神经病长官的意见。“我到底加入了什么部队啊!”

“……”

“……”

小熊饼干像是看到了膨化食品在牛奶里安全的游泳似的,不敢相信般的瞪着俩眼睛看虾条。“你居然不知道我们的大名?喏,这个是你刚才填的表格,你自己看吧。”

虾条颤颤巍巍的接过来,看见自己甩的一大片油墨。在油墨的前面,写着一个名字。


比巴卜特种部队。


“这是啥啊!!”

莫名其妙的进入了一个似乎病得不清的组织,虾条哭都哭不出来了。

———————————————————————————————————

【啊后面写点啥呢


评论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