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子

雷文写手

【emay】片段×2

几年前写的文段,今天重新翻出来打上标签
如今回看当时的妄想,虽然略有物是人非之感,可她们互相支撑的根基依然是坚实未变的,我是如此地确认着

♡♡♡

“这样啊,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内田看着智能手机屏幕映出的自己的倒影,轻声叹息。
刚才自己的回答一定听起来相当冷漠,但是,不然呢。
如果要详细询问的话,就会仿佛番组中的及时问答。既冷漠,又无意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病情的严重程度是怎样。
她现在的状况如何。
会影响到即将到来的工作吗。
诸如此类。
眼下真的有明确的答案吗。换句话说,所谓的答案对自己真的重要吗。
内田难以形容此刻的感受,只觉得心脏突然被揪住。

这些年来,被用电话通知过各种各样的事情。有好事,当然也有一些不那么好。内田会将他们分类,贴上“好事”和“坏事”的标签,再用心力的不同部分去处理。
可是刚才听到的这件事……
大概是由于糟糕的程度太出众,竟不知如何是好。
内田罕有地需要五秒以上来消化和理解。
是来自社长的电话。
不,不是JTB的社长,也不是LANTIS那边。
株式会社S的佐藤桑。
“虽然很抱歉但是有些事需要告知一下。”
通话的电波让声音失真。
“新田桑她……”

内田仔细的系好马丁靴的鞋带,到出发去排练的时间了。
背起满是装备的背包,关上大门,检查门锁。内田走向车站。

“我们这边会尽一切努力保证演出的效果,这一点还请内田桑放心。”
佐藤桑说了这句话。
一月的天空在飘雪,内田拉紧围巾,想起了刚才的那通电话。
一切努力是指?
——————
“诊断是声带小结,也从医生那里得到了很多方案,接下来的排练请大家无须担心。”
所有人,聚集在最大的会议室,佐藤桑再次当面做了告知。
“没关系,会有办法的,大家一起来克服困难!”总监督微笑的握住拳头。
“我们可以做一些调整……”音响监督碰了碰总监督的手臂向他示意,随后离开了会议室。
舞蹈老师拍拍手,“我们按照计划开始练习舞蹈动作,现在去隔壁吧。”
人群陆陆续续离开。内田看见新田有些局促的背起双肩包,低声和佐藤桑说着什么。
佐藤桑拍拍她的肩膀。

最后的彩排需要完全还原表演内容。每首歌连唱带跳都让人气喘吁吁。汗水沿着打湿的发梢滑进眼角,慌忙跑到一边找毛巾的内田无意瞥到站在角落看表的新田。
是要算着时间做什么吗?过去问问……?
犹豫的内田看见对方从包里翻出一大堆东西。
各种包装的胶囊,口服液,以及一张似乎写了很多字的纸。
新田在找装温水的杯子。
内田捏住手里的毛巾,把脸完全埋进去。
真是的,汗水又流下来了,眼睛被弄得不舒服。

“接下来这首歌需要让现场气氛到达顶峰,幕间结束会给鼓点……”总监督讲解的同时示意音响放出鼓点。
“演唱开始前会留出充足时间供各位与观众互动。”
刚才和队员们商议衔接的动作和台词时,内田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新田有些沉默。她偷偷捏住新田的食指,对方果然感到意外而朝着她笑了一下。
“就是这样的感觉,现在完整过一遍。”总监督抬起没有拿喇叭的手向这边挥动。
“按照我们刚才决定的,上吧。”
嗓音微弱,于是用眼神和成员交流的队长向总监督招手表示收到指示。成员们沉默的走向自己的站位。这首歌速度很快,空旷体育馆的寒冷空气被稍稍鼓动起来。
“音乐准备。灯光准备。”
各个位置的staff竖起拇指表示没有问题。
“这次就当是正式表演,大家辛苦一下。”总监督看向队长。后者清清喉咙,点头。

内田悄悄拿掉一边的耳返。刚才的那句沙哑又嘹亮的口号震得她耳朵有些痛。她偷偷回头,看到圆形舞台正中间,被聚光灯笼罩的队长小小的身影。再前方,是空无一人,黑黢黢的观众席。
那天的自己能在这人身后看到怎样的景色呢?内田站到自己的位置,试图想象一下。
头很晕,脸颊有些燥热。
身后随着鼓点的进行响起了烟火。
————————
排练结束时新田手忙脚乱的碰倒了杂物堆,自己还撞在了桌角上。被扶起来的时候膝盖青了一块。
“能搞出这种声音的果然是emtn呢。”内田走过去时看到新田正慌乱的和大家一起整理事故现场。
“呀……真是抱歉……”新田挠挠头,膝盖还有些疼,只能蹦跳着站起来。
火速找来药盒的staff处理好了腿伤,搀扶着新田走了几步。
“内田桑,麻烦你把新田桑送回酒店休息。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好。”
“好的。”内田接过有些垂头丧气的新田。
“淤青肯定消不掉了吧。”新田看了看自己的腿。
刚才说话的staff回过头。“我们和服装组联系一下,会解决的。”
“好啦,快和我回去休息吧。”内田拖走了还想要说什么的新田。

二人沉默的肩并肩回到酒店,内田把队友送回房间。
“emtn好好休息,我先回房间……”打算打声招呼就回去,然而。
手臂被拉住。
“稍微,陪我一下好吗。”
微弱的嗓音根本无法拒绝。
内田贴着新田在床上坐下来,一起看向窗外。
“想把灯关一下。”
内田听话的抬手关掉房间的灯。
夜色瞬间倾洒进来。对面大楼的灯光映照进来,内田能看到自己和身边之人模糊的影子。
肩膀被靠住。
“对不起,想稍微……任性一下。”
“嗯。”
安静的呼吸声,窗外有车辆呼啸着驶过。
“虽然在吃药……可今天还是太疼了。”
“嗯。”
“感觉,要撑不住了……”
声带过度使用后的疼痛,吃了很多药之后的不安,还有心理隐藏许久的委屈,再也无法维持平静,她小声哽咽起来。
内田伸出手,把压抑着哭声的新田拉进怀里。轻轻拍她啜泣中微微颤抖的肩膀。
“对,对不起……”
“都会好起来的。不要怕。”
“呜……”
——————
“啊,鼻子堵住了。”良久后停下哭泣的新田说话带有浓重的鼻音。
“真是的,全都是鼻涕,快擦一擦。”内田在包里翻找纸巾。
“嘿嘿嘿刚才真是丢人。”新田挠了挠头。
“又不是第一次了。”找到纸巾,递给对方,内田看向窗外。“啊,下雪了。”
闪着微弱光亮的雪贴住窗户。
“真的诶!”
“emtn小声点!”
“诶嘿!”

冬夜里雪花静悄悄降落下来。安静看向外面的二人慢慢靠在一起。
“snow hala呢。”新田轻声细语着。
“听说场馆里真的会飘雪!”内田想起staff的告知,突然兴奋地挺直身体。
“对!这里好厉害啊,中间舞台还能旋转!”
“NBG开始的瞬间正好是emtn站在中间!”
“好厉害——”
兴奋起来的新田猛的抬头,视线正对上内田的。她突然有些害羞,抬手蹭了蹭前不久才哭红的鼻子。
“这段时间,一直都没什么实感。”她嗫嚅着,声音也越来越小。“很多妄想以外的冲击感,自己切实遇到的困难,还有时刻在心中搅扰的烦恼,这些都让我很害怕。”
内田看着她,认真的表情让新田觉得自己接下来非要说出什么无比重要的话才行。
“虽然很恐惧,很害怕,但是看到身边有大家在,有utti在……”新田又害羞的摸摸鼻子。
“有utti在,让我觉得很安心。”
“嗯。”内田突然抬手,搓揉起新田的耳朵。
“诶?要干嘛?”
“就是想捏捏看,刚才emtn都撒娇了,也该轮到我了吧。”说着把对方可爱的耳朵按下去,看着耳廓俏皮的弹起来。
“utti真是的……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说出那番话的啊,真的有在听吗!啊,真是的……”新田试图软绵绵的挣脱。
“在听哦。”
“喂……”
“emtn的话,都在听哦。”

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很多时候也无法去感同身受。但是这个人所说的话,一直、一直都在听哦。

而且,谁也没见过的悄悄哭起来的emtn,不欺负一下不行呢~
把讨厌的事留在今天,等太阳升起后的明天一起加油吧!

♡♡♡

一时兴起写了这个片段构成的小短文。时间跨度很大

OOC,随意的脑洞,希望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困扰
如无问题,那么请

《吃饭》

从大门出来后向左边走,过了一个路口之后会发现一家便利店,绕过它,后面的巷子里有一家拉面店,味道很好,推荐给彩酱哦。
虽然之前在做节目的间隙从前辈那里得到了情报,可是放送大楼附近的路线对于一个新人声优来说还是相当陌生。
内田也只是来过几次而已。
现在她站在电梯前,等待着楼层数字慢吞吞的接近自己这一层楼的,右手抓着背包肩带,盘算接下来的计划。
是先去吃拉面还是直接坐车回家?等下,车站怎么走来着?
“嗨,彩酱。”
被打招呼了。是之前一起工作的新田桑。
“你好呀。”
新田笑嘻嘻的站在内田旁边,瞧了一眼电梯的数字,又打量了一下内田,最后摸摸自己的鼻子,不知道在盯着哪里。
“要开始生放送了,之后请多多指教。”
“我这边才是。”
内田习惯的回复了。眨眨眼睛才反应过来。
“在干什么啊新田酱,咱们不是一起工作好几次了吗。”
“可是……主持节目还是头一回,刚才开了筹划会议后我更紧张了,感觉身体都僵硬起来了。”
新田不安的捏住外套下摆。
“可是刚才三森酱说你也有主持经验来着,你们是一起合作了节目吧,网络广播?”
“基本都是suzu在带着我,我一紧张就大脑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而且这次的主要负责人还是我,真的特别害怕……”
电梯快到了。
“台本看起来难度也很高,要是吃螺丝了怎么办才好……”
这人真麻烦。
内田突然出声打断对方,同时发声的还有电梯的提示音。
“出差错的时候,只要笑就可以了!”
并且把新田拽进电梯。
“最重要的是,千万不可以发呆!”
电梯门关上,新田呆愣的看着内田按下1层按钮。
“啊……”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新田慌忙整理好表情。
“笑是指这样?”
虽然不安,还是朝着内田咧开嘴。
内田移开视线。
“不影响节目效果就行。”
笑起来傻乎乎的,这家伙。
“就这么简单?”
“新田酱要是把我当前辈,就照我说的去做。”
“好、好的,内田桑……”
没能吐槽突然出现的敬称,电梯已经到达1层了。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前进的内田发现刚才和自己搭话的同事还跟着自己。
“新田酱,有事?”
对方突然害羞起来。“要去坐车,车站在这个方向……来着。”
“啊。”
车站的方位,被自己,完全的忘记了。
“咳,正好我要去附近吃拉面,新田酱要不要一起?”
“诶?可以吗……”
“已经不早了吧,而且那家的味道很不错,去尝尝嘛。”
“好。”
新田乖乖的跟在内田身后,看起来还在害羞的样子。
“另外啊,生放不要过于担心,新田酱笑起来很可爱。”
“诶?是说我?”
新田被突然的台词冲击到,还没理解过来的时候内田已经继续向前走了。
拉面店是这么走没错吧?

“听说外面摊位很有趣,要去瞧瞧吗?”
手被拉住,好友对着自己露出请求的表情,没化妆的眉毛淡淡的,看起来温顺可爱。
“可是外面人肯定超级多啊……”
“陪我去嘛,utti~”
“诶……好麻烦。”
嘴上这样说,内田还是站起身,任由新田牵着自己离开后台休息区,七转八转跑出场馆。
果然是ASL吗,熙攘的人群和摊位数量完全超乎想象。
“那边好像很热闹,去看看!”
“等下!”
新田拉着内田四处闲逛。场贩的摊位外挂出完售的牌子,工作人员正在整理空纸箱。有人在打气球,技术大概特别棒,竟然引起了围观。买了章鱼丸子的人拼命吹着热气,小心翼翼的咬一口。
新田的鼻翼扇动一下,眼睛突然亮了。
“那边!”
眼前出现了飘着香气的炒面摊。
不由分说的钻进去,找个空位坐下,让老板做两份炒面。
“emtn很高兴嘛。”
新田看起来心情相当愉快。
“一想到晚上的表演,心脏的位置就感觉燥热起来。能和喜欢的大家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真是像做梦。”
“emtn你不要结束的时候又哭起来了哦。”
内田带着笑意嘲弄好友。
“嘿嘿,现在是开心的时候,才不会哭呢!反倒是utti,明天有solo出演吧,我会好好观赏的!”
“现在和我说这个干嘛,真是的。emtn的出演我也会去看的!”
内田不再理会新田,自顾自吃起了炒面。
安静。
抬起头才发现,对方正沉默的望着远处。随意穿着的格子衬衫有些褶皱,还没有做造型的头发披散在衣领旁。
内田顺着好友的视线,看到被夏日笼罩的场馆。
“真好啊,ASL。”
喃喃自语的新田看起来有一点迷离。
“我说。”
内田招了招手,把对方的思绪拉回来。
“我说啊,帮我去弄来一顶场贩帽子,如何?”
“诶?utti想要?”
“刚才看到pile酱拿了一个,似乎很好看的样子。”
“诶嘿嘿,这么说我该害羞了。啊,炒面要凉了,快吃快吃。”
内田把炒面用筷子卷起来塞进嘴里。看着新田手忙脚乱的拨弄着在盘子里乱窜的面条。
狂欢有三天。
真是不错。

“晚上好,内田桑。”
“晚上好。”
Lantis年会,内田稍稍感到疲惫。
虽然几年前换到了现在的事务所,内田在JTB Entertainment时期积累的声望依然极高。熟识的同事会过来打招呼,年轻的后辈则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自己的名字。
内田彩前辈。
笑眯眯的回应后,内田会仔细的打量面前的年轻人。
羞涩,然而充满干劲。像是这个业界几十年来所有年轻人一样。
内田在会场随意走动,想试着碰到和自己差不多资历的声优界的老家伙。
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哦呀,这不是新田桑吗。”
听到招呼后回头时,内田看清楚了对方穿着的丝绸衬衫,以及挂在领口的酒红色墨镜。
“是内田桑啊,真是太巧了!”
对方前倾身体,轻轻拥抱内田的手臂。
“大社长这是带了新人来?”
注意到了在一旁有些拘谨的少女,内田和善的笑着。
“介绍一下,这位是内田彩桑,这是我们S社的新人,yuki酱。”
新田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少女向内田微微鞠躬。
内田眨眨眼睛,恶作剧的笑起来。
“yuki酱,你们社长没有教什么奇怪的东西给你吧。”
“诶?奇怪?”
少女看起来手足无措了。
“比如苹果的一百种吃法之类的?”
新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老友还是这么一副小恶魔的模样。
“yuki酱不要理她,一把年纪了还没正经。至少有五十种吃法是这个内田桑告诉我的哟。”
Yuki酱看起来更慌了。
新田笑着安慰她,并让她先去拿些饮料。自己和内田来到更安静的角落。

“没想到能在这里见面。”
新田先打开局面。
“几年没见了,新田大社长。”
“这称呼怎么回事,utti不要闹。”
新田耳朵居然红了,幸好没人看到。

这行业说小也小,说大也大。有合作的时候整天整天待在一起,没业务往来的话,三五年见不到也是常事。
“那孩子,像极了二十年前的emtn。”
乌飞兔走,也到了能说出这话的年纪。
新田只是沉默着,这个善于言辞的人竟一时语塞。
“能见到utti,我真的很开心。”
内田笑起来眼睛还是弯成新月。
“那,我能邀请emtn社长一起吃顿饭吗?”
“这称呼又来……和utti吃饭是我的荣幸。”
新田看向她,露出内田熟悉的温顺表情。
“无论何时。”

“那,吃拉面怎么样?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

♡♡♡

评论(2)
热度(1)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