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子

雷文写手

【emay】跑起来了

想要见你。
好想见你。
一秒钟都无法等待下去。
跳过道具堆,绕开音响设备,拨开通道里熙攘的人群,我拼命奔跑起来。

“aya酱啊,刚才往那边去了的样子。”
川崎桑好心的给我指了方向,而且温柔的没有询问我为什么要如此急切。

演出刚结束,我这是要做什么?
如果被问到的话,完全没办法回答。 

唔,我想马上找到utti,然后……有重要的事和她说……
至于内容。
不,不能说。 

这是无法和其他人共享的秘密。 

你看,今天是4月1日,是学生毕业的日子。刚才在舞台上见到漫天的花瓣和羽毛时,在牵着utti的手谢幕时,我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冲动。
想要从这份长达六年的思慕中毕业。
并不是要得到结果,被接受或者被拒绝都没有关系。只是想看着utti的眼睛,把自己的心情全部说出来。
说有勇无谋也好,想要任性一次。
要快点找到utti呐。

Dome真大啊,后台仿佛迷宫一样。
手机没有带在身边,虽然被指引了方向,我还是迷路了。
这里是……
似乎听到了有很多人在讲话,还有嘈杂的脚步声。
顺着声音望过去。
是观众离场的其中一条通道。然后在对面的那个背影是……

“utti!”
我高喊出来,“uchida aya!”

 

糟了。
无数人听到声音后看向这边。谢幕不久的表演者气喘吁吁的大声喊叫着,连安可的演出服都没来得及换下来。
太过震惊的人们安静下来。
但是我执着的继续呼唤她。
“utti。”
太好了,她终于转过身来。
“emtn?怎么……”
我穿过人群,呼吸急促。
“唔,我、我有东西要给你。”
虽然不清楚状况,她还是点点头,把我带进了一个小房间。
关上门,外面又渐渐恢复了吵闹。
会被议论的吧,说不定之后还会被好好的教训。但是。

那种事,眼下才顾不上呢。
“所以?要给我的是……”
utti比我高挑纤细,所以会稍稍低头,用可爱的眼睛温柔的看着我。
糟了,台词之类的完全没想好!没办法了……

牵起她的左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utti,可以收下我的恋心吗?”
“诶?”
“虽然很突兀,可我想用最认真的态度说,我喜欢utti,最喜欢你了。”
“怎么突然……”
“刚才看着飞舞的花瓣,突然觉得很寂寞。想着无论如何要让这份六年的暗恋结束,什么都没想就跑来了。啊,我这幅样子给utti造成困扰了吧……”
我突然担心了起来。

————————

毫无预料的,我被告白了。
而且是在后台的器材室,周围全是高大的音响设备。
光线有些昏暗,甚至空气中弥漫着灰尘。
当然想象过各种各样的场景啊,我对自己的少女心从来都是相当自信呢。但是在表演的后台被同样汗流浃背的队友告白……

“真狡猾啊。”
小声的说出来了,我的心声。
“诶?”
“是说emtn真是太狡猾了。”

把手背在身后,我轻侧身体,把视线移开了。

“看到樱花然后感到寂寞的,不只是emtn一个人喔。”

“……!”

没想到吧,能听到如此的回答。Emtn现在的模样像个呆瓜,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捉弄。
只是现在,就算是我,也稍微的。
失去余裕了。

被问到过哦,理想的交往对象之类的。甚至还有“中意哪种交往模式”这类过分的问题。
在认真思考之后说了“希望是一个可以带着自己向前的人,有钱最好了!”“是竞争对手也是最好的伙伴,这样子很不错呢。”

像这样好好的回答了呢。

但是啊,在考虑起自己为什么把那些作为考量标准的时候……

emtn的脸慢慢的清晰了起来。

什么嘛,擅自把队友当做理想型,这种行为不是糟糕透了吗,快停下来。
但是,越强迫自己思考别的什么事,emtn的笑脸就越是清楚的从脑袋的某个角落冒出来。
这不是连工作都无法进行下去了吗!快醒醒,内田彩!

甚至还对着开始变得奇怪的自己生了一下午闷气。

所以说,在恢复正常之前真的经历了一番挣扎呢。然而。

那个罪魁祸首此时正站在自己面前,说想要结束对自己六年的暗恋。

人生还真是什么事都会遇上……

————————————————————

“噗。”
“等等……诶?”
我还被刚才utti的发言震惊的说不出话,她却突然笑出声来。
“我说啊,emtn。你现在的行为会让人苦恼喔。”
“啊!抱歉……”
“不,不是的。”
“那……”
“我要说的是,喜欢的心情,无论是时间还是情绪的浓烈程度,我未必会输喔。”
“诶?”

完全意外的,我的手被牵引着,轻轻碰触到了utti的胸膛。
啊,跳动感传过来了,和我这边一样呢。又慌张又坚定的心跳。

“我喜欢着emtn,一边想着活动的时候不能输给你,一边悄悄藏起自己的心情……”
害羞起来的utti把额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不让我看她现在的表情。

“我可是好好努力过了喔。”
压抑着心情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utti前额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触碰到我裸露的皮肤,锁骨的位置感觉很痒。
“这副样子被看到,真的很害羞啊……”
其实我的模样也没好到哪里去,安可大哭一场后眼睛一定还是红肿着,妆也被汗水和泪水晕开了一些。
“utti……”

“所以说都怪emtn。”

我低下头,恰好迎上utti扭过头来看着我,调皮的视线。

“所有搞不明白的事,全~部都怪你!”

我想要张口说什么,utti突然伸手把我的嘴巴捂住。

“感觉你要说让人害羞的话了,不许说!”

“我还没……”

 啊,肩膀被捶打了。我乖乖闭嘴。

utti耳朵红红的,缩起身体,靠在我的怀抱里。

胸口被她的头轻轻抵住了。

utti,这样子,有点过分哦。

我抱住utti。
悄悄在她的头顶落下一个吻。

有很多话想说,但是。

最重要的愿望要立刻说出来。

“aya。”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诉说,“我想一直抱着你。aya。”
 感觉到她的肩膀微微颤抖,我收紧手臂。

用力的拥抱。

评论(11)
热度(23)
© 炉子 | Powered by LOFTER